(二) 第十二回:廊前无心曲动人 场边有意文偏心【林大帅作品】

(二) 第十二回:廊前无心曲动人 场边有意文偏心

回到教室,见那气氛杀,陈女先生立于案前,面带怒容。刘鹏亦是站着,两眼望那天花板上去了,林二只得硬着头皮进去。忽听见背后先生声音:“本堂课自习”便往门外去了,林二便偷偷问同桌阿诸,原来刘鹏不过小事,与那先生顶嘴。林二便与阿四论那欧罗巴蹴球,便提那日美云之事。阿四倒不在意,就嘟了一句:“还管我”就与林二商量与那哲理书院竞赛之事。

其时文会院队因队长国仁故,与那忠门队常有交接,且互有胜负。反那哲学,育青二旅,却视为死敌,每每有群殴之忧。阿四道:“阿仁通知,周末便去。”林二口中不道,心下思量道:“这说好陪莉莉练琴,如今说这,教我怎地应他?”且上次缺席,众人已露不满之意,林二也是进退失据,颇感为难。有词为证:    

平生性情,随分好些少艾,沉醉恋宫商。虽是梦碎心犹在,两眉川字纹路深。眼愈深,心渐硬,自嗟恻!几番相忆徒增叹,几个相知更反目。泪书有何益!当初旧日豪情客,如今已沉烟酒潭。何曾忘,巨橼笔,不辜负。    

却说林二天性不喜热闹,在那书院内,不过每日蹴球看书,且奔忙于三四楼间。掐指一算那开学未足一月,每日与阿四建民一干人等,横行院内,便常有人背后指点,觉那眼神并非善类。一日楼梯转角,见二人死盯一阵,林二也是颇为疑惑。论理阿四已是书院名人,自己未曾露脸,反遭人厌恶?阿四喝那汽水笑道:“忘了阿清发飙那晚?”方想起莉莉已入学高中,那几人名头已在阿四,郭姑娘之上。自此林二每日不过更为收敛,时时警觉。

一日与谢宋二人场边闲聊,是时松江文人余姓秋雨者文章颇热。如阿四案头便摆《文化苦旅》,那宋姑娘平日里更喜文章,且文化课不让他人。平日不过请教林二些文章,林二见莉莉面前,须得用力卖弄。今日也不例外,却说宋姑娘见那余氏文化散文,不免心醉。偏偏林二读那余杰文章《余耄,何不忏悔》,知那老余,太祖年间旧事。便向宋道:“何不看着黄仁宇?”却见宋姑娘罕见噘嘴,转头不语。莉莉向那林二努了努鼻子道:“人家看很用功的,这样说”,林二自知话有闪失,便吐舌一笑,不敢言语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


上一篇:第十二回:廊前无心曲动人 场边有意文偏心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