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尚不可为,其况恶乎(转)


(5)赵母嫁女,女临去,敕之曰:“慎勿为好①!”女曰:“不为好,可为恶邪?”母曰:“好尚不可为,其况恶乎!”

【注释】①慎勿为好:按:古代有以为做好事,会受到好人的妒忌,因为人们不喜欢别人超过自己。余嘉锡《世说新语笺疏》以为,“盖古之教女者之意,特不愿其遇事表暴,斤斤于为善之名,以招人之妒嫉,而非禁之使不为善也。”

【译文】赵母嫁女儿,女儿临出门时,她告诫女儿说:“千万不要做好事!”女儿问道:“不做好事,可以做坏事吗?”母亲说:“好事尚且不能做,何况是坏事呢!”

(6)许允妇是阮卫尉女,德如妹,奇丑①。交礼竟,允无复入理,家人深以为忧。会允有客至,妇令婢视之,还答曰:“是桓郎。”桓郎者,桓范也。妇云:“无忧,桓必劝入。”桓果语许云:“阮家既嫁丑女与卿,故当有意,卿宜察之。”许便回入内,既见妇,即欲出。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;便捉裾停之②。许因谓曰:“妇有四德,卿有其几③?”妇曰:“新妇所乏唯容尔。然士有百行,君有几④?”许云:“皆备。”妇曰:“夫百行以德为首,君好色不好德,何谓皆备!”允有惭色,遂相敬重。

【注释】①阮卫尉:阮共,字伯彦,在魏朝官至卫尉卿。

②据:衣服的大襟,也指衣服的前后部分。

③四德:即妇德、妇言、妇容、妇功。

④百行:指各种好的品行。

【译文】许允的妻子是卫尉卿阮共的女儿,阮德如的妹妹,长相特别丑。新婚行完交拜礼,许允不可能再进新房去,家里人都十分担忧。正好有位客人来看望许允,新娘便叫婢女去打听是谁,婢女回报说:“是桓郎。”桓郎就是桓范。新娘说:“不用担心,桓氏一定会劝他进来的。”桓范果然劝许允说:“阮家既然嫁个丑女给你,想必是有一定想法的,你应该体察明白。”许允便转身进入新房,见了新娘,即刻就想退出。新娘料定他这一走再也不可能进来了,就拉住他的衣襟让他留下。许允便问她说;“妇女应该有四种美德,你有其中的那几种?”新娘说:“新妇所缺少的只是容貌罢了。可是读书人应该有各种好品行,您有几种?”许允说:“样样都有。”新娘说:“各种好品行里头首要的是德,可是您爱色不爱德,怎么能说样样都有!”许允听了,脸有愧色,从此夫妇俩便互相敬重。

 

http://www.gushiwen.org/GuShiWen_641b7e493b.asp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