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将太平予天下,谁人赠我以太平

神都十月,万物凋零。

她站在湖心亭内,无感于沉沉寒意,怔怔的望着湖面。

直到耳畔传来了婢女细碎的脚步声,她蓦然回首,笑容毫无征兆的绽放开来。

“公主!信!信来了!”

她的脸颊泛起一阵红潮,快步走出凉亭,从婢女手中夺过书信。看着信封上熟悉的笔迹,她的笑容愈发灿烂。

可随即她的笑容便凝滞了,因为婢女带来了两封信。

她收起书信,屏退了婢女,返回湖心亭,打开了第一封信。信中如往常一样,轻描淡写的提了几起战事,写了些扬州的沿途见闻,还有许多相思情话。她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,好几次掩口而笑,最后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,拿起第二封信。

这是一封飞鸽传书。

她没有着急打开,而是记起了一些陈年旧事。

 

“小贼!给我站住!”

“我不是小贼!”

“那你怎么会藏在树丛里?”

“我在躲我爹。”

“你爹是谁?”

“我干嘛要告诉你?”

“藏头露尾,还说自己不是小贼?”

“我不是小贼!”

...

 

“喏,纸鸢给你。”

“小贼身手挺好嘛。”

“都说了我不是小贼,我叫明羽。”

“明羽?你爹是游骑将军明空?”

“对啊,你也知道我爹?”

“听母后提起过。为什么你一个四品将军的儿子能进后花园?”

“我跟我爹一块儿进宫的。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哎,等等!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我叫李令月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...

 

“明羽!”

“咦?是你啊。”

“你进宫了怎么不来找我玩?”

“我可不想再被你追着跑。”

“你…你给我等着!”

...

 

“让你不找我玩,这下知道厉害了吧?”

“哼!居然去向天后告状,卑鄙!无耻!”

“嗯?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以后进宫记得来找我玩啊。”

“我又不知道你在哪儿,怎么找你?”

“你直接报我的名号就好啦。”

“你的名号?”

“太平公主。”

“是有点平...”

“找打!”

...

 

“明羽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以后嫁给你吧!”

“咳咳咳!”

“前些天我听人说起,宣城姐姐嫁给颍州刺史之后,日子过的十分凄苦。我以后多半也要被赐婚的,我就觉得,与其嫁给一个陌生人,还不如嫁给你呢。”

“宣城公主是萧淑妃所生,自然不受待见。你是天后的女儿,谁敢不拿你当宝贝供着?”

“你就不会。”

“宝贝始终是外物,我肯定得把你放心里啊。”

“油嘴滑舌!那你刚刚还咳?”

“哎,你看那朵云是不是像个樱桃?”

...

 

“我的小公主今天怎么愁眉苦脸的?”

“明羽...”

“怎么了,难道还有人敢欺负我们太平公主?”

“我听说,母后要把我嫁给薛绍。”

“什么?!”

“我不想嫁给他,我想嫁给你。”

“别担心,明天我就去向二圣请求赐婚。”

...

 

“母后,求求你放了明羽吧!”

“他在大殿之上发大逆不道之言,判他斩立决也不为过。”

“母后,只要你放过明羽,我愿意嫁给薛绍。”

“令月,不是娘亲棒打鸳鸳。你也知道娘亲最为疼惜你。皇城之内驸马任你挑选,可你为何就偏偏看中了明羽?”

“为何我就偏偏不能嫁给明羽呢?”

...

 

“明羽…对不起...”

“傻丫头,是我太没用了。”

“不,是我不好。我若是个平常人家的女子,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“要真是那样,你就遇不到英俊潇洒的我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“明羽,记得给我写信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喜欢你的字。”

“你以前不是常说我字不好看么?”

“明羽...”

“好吧,我以后每个月给你写一封信。”

“太久了!”

“半个月?”

“不行!”

“十天?”

“三天!”

“那就三天一封信!”

...

 

“令月,扬州徐敬业兄弟起兵造反,太后令左卫大将军李孝逸率兵讨伐,我也会随行。”

“你并不是李孝逸所属,为何会让你去?”

“听说是左卫大将军亲自要的人。”

“战场凶险,你一定要小心行事。”

“徐敬业草包一个,根本不会打仗。估计朝廷大军一到,他们就望风而降。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掉以轻心,我总担心母后在背后搞鬼。”

“别想太多。对了,如果战事紧急,可能来不及给你写信了。”

“不行!最多让你五天写一封信!”

“太紧了,十天吧。”

“三天!”

“好好好,五天就五天。”

...

 

说好的五天,可实际上都是相隔七八天才收到书信。

不是说朝廷大军一到,贼军就望风而降么?

小贼,你可千万别有事啊。

 

李令月深吸一口气,收敛思绪,轻轻打开那封飞鸽传书。

“贼军掠战,明羽率部迎敌,大胜。左卫大将军命明羽追击,明羽部驰骋三十里,遇敌军伏兵,求援于左卫大将军。援兵不出,明羽杀敌无数,力竭而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