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I2018游记

NOI2018游记

带着约出去的:\(p\)大,全国赛去了\(60\)分,\(rank\)\(100\)一本。还是\(pkuwc\)时候的约,\(sc\)的约太烂了,根本拿不出手。
至于状态嘛,感觉自己自从\(pkusc\)爆炸回来之后的状态就一直很迷。对于这次全国赛能不能进前百补偿一下\(pkusc\)的血崩,我始终只是持一种消极的态度。

Day 0

上午去了趟机房。下午出发去雅礼洋湖。
依旧是熟悉的校园,熟悉的赛场,熟悉的黑网吧,只是选手们心境不再堪比当初吧。半年前坐观台上神仙打架的吃瓜群众们,如今成为了这次竞赛的主角。对于不少\(OI\)选手来说,全国赛的意义完全等同于高考。
而我,一个被淹没在人群之中的萌新选手,又能不能实现自己的一点突破呢。一切都是未知。

Day 1

上午试机赛。原来笔试是塞在试机赛里面考的。
还是有点紧张的,毕竟笔试这种东西一旦丢了分就很难受。
结果还是...\(\mbox{AK}\)了。看来前几天的突击复习还是挺有效果的。
开幕式什么就算了吧,不想做任何评价。

Day 2

早上起来除了有点迷糊之外,精神状态还不错。
先开T1。花了五分钟想到了并查集,又花了五分钟想到就是求联通块内到\(1\)的最短路。\(8:40\)的时候写完了离线的\(65pts\),然后立马想到\(\mbox{Kruskal}\)重构树,半个小时写完,并且拍上了。(当然是和离线拍)
接下来去写T3。目标比较明确,就冲着前面的\(68pts\)去的。想到对\(S\)\(\mbox{SAM}\),然后\(T\)在上面跑匹配,求\(T\)\(S\)中出现了的本质不同的子串个数,再只要求出\(T\)中本质不同的子串个数就行了。
但是不太会啊。于是写了个每次匹配到一个位置就开始暴跳\(\mbox{fail}\)的大暴力,然后过了大样例。
写T2的时候状态明显就没有开场时候那么好了。没有发现任何可利用的性质。于是就\(dp[i][j]\)表示选出子集为\(i\),二倍逆序对数减去\(\sum_i|i-p_i|\)的值为\(j\)的方案数。手动观察一下\(j\)的状态是\(O(n^2)\)的,所以复杂度就是\(O(2^nn^3)\)
打表发现卡特兰数的规律。但是!我居然忘记写了!这很伤!
下考前回去给T3的暴跳加了个\(\mbox{break}\),骗自己这个的复杂度是对的,顺便手动查出T2的模数写成了\(99824353\)。T1觉得很稳,看着多组数据的情况下该清空的数组都清空了,就没再去多管了。
预估得分\(100+32+68\),实际得分\(70+32+68\)
我看到成绩的第一眼居然还在为自己T3水到了\(68pts\)兴奋。
T1不知道为什么会\(\mbox{WA}\),自己拿着数据测,发现一个点只错一行。而且貌似还是某一组数据的第一行。
我把每组数据开头的\(ans\)清空成\(0\)。它就过了。
......
我曾预想过很多种多测而未初始化的\(\mbox{WA}\)点,其中包括访问超出给定长度的数组(你期望那个地方是\(0\),但在上一组数据中那里可能已经被改过了),但我从没预想到过会因为\(ans\)没清空而掉分。
不止一个人对我说,你\(ans\)为什么要开全局变量。对此我也很无奈:我写的每一道但凡要用到\(ans\)的题,我都会把它开成最后一个全局变量。这也许已经成为了我个人码风的一部分。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坏习惯,但是,这种因为个人习惯翻的车,仿佛冥冥间就已经注定自己要被打败一样,让人心里非常难受。
讲完题\(\mbox{wh}\)\(200pts\)\(rank70+\)的样子,这又是一记闷棍,敲在我不堪重负的肩头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“要是我T1过了,那前\(100\)不就稳了”的念头回荡在脑海,犹如魔咒般挥之不去。我终于体会到了Day 1挂分的痛苦:在Day 2开考之前,你将会无时无刻不忍受着心中的那份懊悔与自责,尽管已经深知这无济于事。

Day 3

社会活动日,活动地点韶山。
高二集体咕咕咕。自己本也是不想去的,但一想到自己不去也不怎么会搞学习,就硬着头皮去了。
\(13:30\)回到学校,然后一觉睡到了\(16:40\)
晚饭后也是一直待在寝室里面,\(22:00\)就熄灯了。

Day 4

猝不及防的,我在二试的前一天晚上,失眠了。
\(22:00\)熄灯,我最后一次拿手机看时间是\(0:34\),应该至少是\(1:00\)之后才睡着的,而且睡眠也很浅。
早上起来没有迷糊的感觉,但是的确精神状态很差,早饭都没什么胃口。开考前跑去小卖部买了罐运动饮料,企图强行提神醒脑。
T1花了十分钟看出来是一个扩展中国剩余定理的板题,但是发现自己已经不记得了。(主要是\(x\)前面的那个系数对思路起了很大的干扰)
\(8:38\)看出是板题之后,\(8:58\),还是不会写;\(9:28\),写个了错的\(CRT\),发现样例\(\mbox{WA}\)了。
\(10:00\)了,仍处于爆零状态!
整个人心态爆炸,在有着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双重制冷的考场内已是大汗淋漓。花了十几分钟平复了下心态,写了T1的\(75pts\)部分分(实际上可能并没有\(75pts\))。
接着是T2T3的裸暴力。T2用\(\mbox{bitset}\)路径判交,由于不知道\(\mbox{bitset}\)怎么快速找到\(1\)的位置所以复杂度依然是\(O(nm^2)\),可能第\(3\)个点都过不了。T3写了\(20pts\)\(O(2^nn^2)\)状压。
写完两个暴力\(12:00\)。这时候心里想的全是:认命吧,\(zsy\)你个菜鸡高一就想签一本,做梦去吧。
突然我觉得我似乎可以挣扎一下,然后。。。我好像会做T1了!系数直接除过去(乘逆元)并且判一下无解就好了!
然后就,顺理成章地切了T1,也算是没有辜负\(\mbox{wh}\)昨天讲的所谓“最简单的题”吧。
自己手玩T3的时候画了几棵树结果一条哈密尔顿回路都没找出来,就if(n>20)puts("0")了一波。
预估得分\(100+15+20\),实际得分\(100+15+25\)
发挥不错,但是也没办法翻吧。

讲完题后听菊开说队线算笔试\(449\),算了一下自己离队线差了\(39\)分,要是Day1T1没挂就只差\(9\)分了。不过,现在说这些都也没什么用了吧。
跑去找谢总和李姐姐。得知叶佬进队了,\(lst\)学姐也进了队线,应该可以拿到一本约吧。
\(YL\)教练走进来,谢总问他队线以及\(Au\)线,前\(100\)线之类的。
\(Au\)线\(437\)。——“我不挂分我就\(Au\)了。”
\(100\)线\(389\)
???我进前\(100\)啦?
的确有些出乎意料。一试的挂分,二试垂死挣扎后的绝地求生,终究换来了回报。
发现自己恰好是\(ABCD\)一百名,当然协议上的排名是不算\(D\),自然是可以前进一些的。
于是也就顺理成章地,一本了?

高二那边,叶佬菊开进队了,\(lst\)学姐顺利签到\(t\)大一本,\(jesseliu\)\(jian'gou\)老师跟\(Hankpipi\)都换到了\(p\)大一本。然后歪歪比也拿到了\(t\)\(60\)分。
不算是完美的结局,但也是个\(Good\ Ending\)吧。

而这对于高一的我来说,也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吧。